第三十六章情深似海(36/67)

admin
见到玄月,我急忙躲到屋檐后,想看看她到底来干什么。奇怪的是玄月身边除了玄傲及几个随从外,似乎还带来了很多人,只不过这些人不是在下面,而是跟我一样,从屋顶过来的,而且感觉得出都是一批好手。“报陛下,玄月公主、玄傲王子到!”下面国王一听,大喜,急忙道:“快请!”玄月快到花园的时候停了一下,向屋顶一望,上面立即响起了极轻微的伏倒声,有两个竟伏倒在我身旁,我急忙缩了缩身子,以免被他们发现。这两个人一伏下就小声嘀咕起来,“兄弟,准备好了吗?”“早准备好了,只要公主一声令下,我们从里面,外面的人从外面,里外一夹击,一下子就可将整个王宫给端了。”说话的声音明显有些兴奋。我心里“咯”的一下,原来他们是来端整个王宫的啊,而那个国王却还被蒙在鼓里。但是他们怎么会有这么多人呢?转念一想,也不奇怪,这次来参加比武招亲的人何止千万,他们只要乔装一下,就可大批地涌到爱兰城来,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怀疑,再加上作为随从跟玄月来到爱兰帝国的军队,人数切实不会少。“我们的公主真是太英明了,想出如此妙计,以前魔幻帝国对付不了的国家就被我们公主这样给连根拔起。”一个声音道。“是啊,听说公主还要盗他们的火龙呢,有了火龙,我们天魔帝国就可横扫整个魔族大陆,一统魔族了,更令人兴奋的是,今天晚上对我们最大威胁的怜心也得被我们灭了,只可惜我不能参加。”什么?想灭我?我心里一惊,这怎么回事,我又是这么好灭的吗?“是啊,怜心太可怕了,一掌把个圣战士打了个稀巴烂,灭了他我们就可以安心了,只是想不到的是他的弟弟天劫还有那个小星的竟肯跟我们公主合作,只要小星去策反他的部下,我们和爱兰帝国的那个草包大将从外面又来个里外夹击,他不完才怪,嘿嘿。”“那个大将既然是个草包,今晚的是不会有问题吧?”一个声音担心地问。“要的就是草包,要不然怎么肯那么听我们的话。”------这两个草包笨蛋,不好好埋伏着嘀咕个屁,这不是全让我知道了。当然,他们是做梦也不会想到我就在他们旁边,一伸手就可摸到他们。这个惊人的秘密我是知道了,剩下的就是心焦了,我该怎么办呢,我必须去通知一虎、洛元他们做好准备,可是我一走,这里韩儿和碧雪怎么办,军营距这里可不是一段很短的距离。怎么办?怎么办呢?心里紧张的时候突发奇想,要是有个瞬间移动就好了,一下就到了军营,而后一下子又回到这里,想到这里的时候新闻资讯,眉心猛地一跳新闻资讯,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新闻资讯,眼前的事物变了,竟已到了一虎的营帐里。“王------,王子------?”一虎见我突然出现大为惊骇,我自己也感到莫名其妙,不过现在已来不及想其他的了,我急忙止住一虎,叫他别声张,而后在他的耳旁嘀咕了几句,一虎脸色大变。“小星这个王八蛋,我见了他非把他撕碎不可,现在我去叫洛元长老来。”说着一虎就要去。“来不及了,你待会再告诉他,此事也不要惊慌。”于是我告诉他该怎么做,怎么做。一虎听着只点头。而后我叫他取出一副地图,指着军营北面的一个位置道:“你知道这里有条暗河吗?”一虎看了看,“知道,是以前王宫用来排污水的地道,现在不用了。”“嗯。”我点点头表示赞赏,“此处距我们军营大约有近百米,,你立即叫人从经营挖地道连通这条暗河,这边的事完之后。立即率禁卫队及一千人马从此地道绕过外面的军队,直奔王宫来救援。”“是!”一虎遵命应道。“好,我走了。”说完我又回到了王宫原来伏着的地方,连伏着的姿势都未变,奇怪,肯定又是眉心的问题。下面国王正在跟玄月客套。“听说公主乃当世之绝代巾帼英雄,所率天魔女子特别战队横扫魔幻帝国,所向披靡,今日一见果然是英气逼人,不同凡响啊。”这国王倒挺会拍人马屁。下面玄月一笑,“陛下过奖了。”他们还在这样对话,这么说玄月是刚刚进来,不会吧,我去了趟军营就这么快啊?下面国王又笑道:“公主过谦了,不仅如此,玄傲王子也是风度翩翩,一表人才啊。”“多谢陛下,哦,不,——多谢父王夸奖!”“哈哈哈。”国王被玄傲一句“父王”兴奋得心情不可抑制。我却在上面冷笑,恐怕等会儿你哭都来不及了。“韩儿,你瞧玄傲王子,那点比不上怜心那个亡了国的王子,你为何如此执迷不悟,不听父王的话?”国王转向韩儿,恼怒地说道。“父王,女儿是不会嫁给玄傲王子的,死也不嫁。”韩儿流着泪,面容在火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的让人怜惜,我几乎忍不住要跳下去抱住她。“你——,你要气死父王才高兴吗?”国王显得既无奈,又是气愤。“父王,女儿不孝,求您放过不孝的女儿吧。”韩儿苦苦地哀求着。“不行,今天你休想离开王宫半步,除非你答应嫁给玄傲王子,来啊,将公主带下去,把身边那个小伢子拿下,交给玄月公主处置!”“是!”周围的侍卫一声答应即要冲上去。“慢着,你们谁要上来,我就死在这里。”一把闪亮的匕首在火光中闪耀着阴冷的寒光, 黑龙江快乐十分走势图架在了韩儿粉嫩的脖颈上。“韩儿, 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网你——。”国王大为恼火, 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结果但却又无可奈何。“韩儿, 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网站韩儿呀,我的女儿,你千万别干傻事啊!”是王后来了,几个侍女正扶着她奔向花园。“韩儿,听母后的话,快把刀放下,乖,啊。”王后来到花园显得很惊慌,“陛下,你快劝劝韩儿啊,她可是我们唯一的女儿,她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,我也不活了。”说着王后抓住国王的手臂摇晃着,神色甚是焦急。“哎呀,你烦不烦啊。”国王甩脱了王后的手,“你以为我不心疼吗?可是——。可是她——,唉——。”国王显得很丧气。“父王、母后!”韩儿跪在了地上,手上却仍握着刀,架在自己的脖子上,丝毫没有放松,“请恕女儿不孝,求你们放女儿走,否则女儿只有一死为怜心王子殉情。”我的心头一酸,眼角一股暖流滑落,嘴角是咸咸的味道。我竟已流下了眼泪,想不到韩儿会如此刚烈。韩儿,你放心,我不会让你殉情死的,否则我怎么办,没你我可怎么活。“公主果非一般女子可比,在下实在佩服,并为公主的痴情所感动。”玄傲倒装得停斯文的。他继续道:“只不过可惜的是怜心无福享受公主这一番情义了,今晚他就得命丧九泉,魂归阴界了。”“你胡说,我怜心哥哥好好的,才不会有事呢。”在旁的碧雪大声道。火光照耀下,我看到了玄月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,“是吗?好一个怜心哥哥,叫得倒挺亲热,不过真的很可惜,你的怜心哥哥你是永远都见不着了,但是也会很快,把你宰了,到了阴界就又可以见到了。”“你这个狠毒的女人,你也胡说,我才不相信你哩。”“哼,胡说?要不你问问国王陛下,我是否胡说。”玄月冷笑道。韩儿把一双泪眼望向她的父王,“父王,你答应过女儿的,不会伤害怜心王子,你怎么——?”国王似乎把心一横,道:“不错,父王和玄月公主已计谋好了,今夜合力剿灭怜心,现在恐怕已经——。”“不——,父王,不要啊——。”韩儿大声哭喊着,扔下刀子用跪着的腿跪到国王面前,抱住国王的腿,哭着道:“父王,女儿求求你,新闻资讯放过怜心王子,只要你肯放过他,叫女儿做什么都可以,求你啦,父王!”夜风吹起,很冷。风吹过的呜咽声,伴随着火把发出的呼呼声,混合在悲戚的哭声里,搅得人心欲碎,一种痛的感觉,真的很痛。心,在流泪;人,也在流泪。哭泣已让黑夜中的一切沉浸在悲痛之中,就连草木都在为之沙沙哭泣。“父王,你答应过女儿的,只是驱逐他出境,不会伤害他,为什么要骗我,为什么啊?”哭声已把我整个人浸透在了悲痛里,竟忘了要跳下去。“韩儿,起来,你快起来,你的腿会疼的。”王后也在哭泣,手去拉韩儿,想把她拉起来。“不,父王不答应女儿放过怜心王子,女儿就永远不起来!”韩儿很倔强,国王一时之间也不知如何是好。“父王,如果公主愿意忘记怜心,小婿愿意为他求情,放过怜心一次。”玄傲嘴里说着话,眼睛却一直朝着国王眨,他正好面对着我,自然被我看得清清楚楚,够卑鄙的。国王犹疑了一下,似乎终于领悟了玄傲的意思。“好,韩儿,只要你答应嫁给玄傲王子,我只灭怜心的部下,对他我可以给出一条生路,你考虑一下吧。”韩儿忍住哭泣,仰起泪眼,火光下,那张楚楚可怜的娇美的脸真让人为之痛惜。韩儿望了望她的父王、母后,又望了望仍旧装的很斯文的站在一旁,脸上始终带着微笑的玄傲,转过头又望了望身后的碧雪。“韩姐姐,你------,你不要嫁给他,呜呜。”碧雪也哭了起来。韩儿无奈地摇了摇头,显得命运的无奈,他抬起头,望向黑而冷的天空,发出一声哀伤的叹息,“雪妹妹,我也是没有办法,今后你一定要替韩姐姐照顾好你的怜心哥哥。”说到这她擦了一下眼泪,“王子,对不起,韩儿不能再陪伴你了-----。”“谁说你不能陪伴我啦?”说话间我已从屋顶跃下,惊得身旁的两个人几乎发出声音来。我如一只雄鹰从空中飘落,黑色的夜衣在风中翻飞飘舞,猎猎作响。“怜心哥哥!”先是碧雪惊喜的欢叫。“王子!”韩儿从地上起来,疯狂地扑向了我,泪水飞散在夜空中。我落地,左手一挽,将扑过来的韩儿抱住,紧紧地抱住。“韩儿,我就在这里,你永远都是我的,谁也别想将你从我身边夺走。”说着我将韩儿搂得更紧,神情悲痛,声音也有些哽咽。“呜呜,王子,我以为永远都见不到你了。抱紧我,不要松开,韩儿再也不要离开你了。”哭声悲戚,撞击着我的心,心已破碎,它在哭泣。我静静地站着,让韩儿尽情地哭泣。泪,在眼里翻腾,可我却不能哭泣,哪怕是滴下一滴泪,因为在敌人与仇人面前,我不容许自己流泪。在场的人见我凭空而落,都大为惊骇,慌乱了一阵才静下来,国王的脸色更是难看,把女儿嫁给玄傲巴结天魔帝国的美梦被我给毁了,他当然不好受。“哈哈哈”尖锐而令人厌恶的笑声。我把眼睛瞪向玄月,仇恨的怒火在眼中跳跃,“很好笑吗?”我冷冷地问。玄月也冷冷一笑,“笑,当然好笑,我是笑公主竟然把真情用在了你身上,不过我不得不佩服你很会利用女人的感情,让别人死心塌地的为你去做一切。”我冷笑,“恐怕这句话把‘女人’改成男人后,更适合于你吧,靠欺骗别人的感情得到了所谓的‘巾帼英雄’的称号。”我的口气很刻薄,刻薄得有些尖锐。玄月一愣,他当然知道我说的是她利用跟我的联姻,作为天魔帝国的间谍,摸清了魔幻帝国的要塞及城防弱点的信息,而后长驱直入魔幻帝国的事。不过玄月并非常人,他的脸色只是稍稍变了一下,复又冷笑,“恐怕较之你而言我只能甘拜下风,为了逃命,假托投降,骗起别人的信任,结果却趁人不备逃脱,再利用公主的感情逃到这里,真是高明啊。”“怎么,你并非真的对韩儿好,而只是为了利用她?韩儿,这样的人你也要跟着他吗?”国王喝道。“不是的,父王,不是玄月公主说的那样,是女儿把他打晕了,才将他的军队带到这里来的,刚来的时候,您不是看到他是一直昏迷的吗?”韩儿急忙解释道。韩儿的话说完,玄月的脸色似乎变了变,但很快恢复平常,“是吗?公主你能打晕他?凭他的身手会让公主你打晕吗?”“这有什么不可能,要是你不注意的时候,你身边亲近的人杀了你你都会不知道。”碧雪没好气地说道。玄月的脸色又变了变,望着我的眼神复杂起来,可我的眼中除了仇恨仍只有仇恨,亚桑城数万无辜百姓的死状清晰地浮现在脑海里。“韩儿、碧雪,我们走。”说着我带着她们往外走去。“站住!怜心,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,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吗?黑衣卫队,拦住他们!”一阵急促嘈杂的脚步声,“哗啦”一下冲进来一身黑衣的数十名魔法师将我们围在核心。我冷冷一笑,“我要走谁能拦得住我,就凭这些黑魔法师吗?”国王被我的冷笑骇了一下,他也知道,我能一掌将一个圣战士打个稀巴烂,对付这些黑衣卫队就更不在话下了,当然他并不知道那不是我真正的实力,而是借了别人的能量,否则他也不会这么害怕了。“闪开!”我凌厉的目光逼视着挡在前面的人,一步步向他们逼迫过去,他们握剑的手在颤抖,两腿在打战,待我逼到时,只好哆哆嗦嗦地让开。“韩儿,你真要离开母后吗?”王后悲痛的声音,眼神流露出对女儿的恋恋不舍之情。韩儿停住脚步,跪下,“父王、母后,女儿不孝,女儿要走了,你们多保重。”说完她起身,眼角已是热泪滑落,我握住她的手,继续向前走。“怜心,韩儿是我的女儿,你无权带她走!”国王在身后吼道。“住口!”我愤怒地转过头瞪着他,眼睛几欲喷出火来,将他烧成焦碳。“王子。”韩儿轻轻地拉了拉我的手,我知道她是怕我吓着她的父王,但是,我仍然压抑不住胸中的愤怒。“你还配做韩儿的父亲吗?你有没有把韩儿当作你的女儿?她只不过是你手中的一件物品,一件你用以巴结别人的物品。”“为了巴结一个圣道士,你竟然破裂让一个糟老头上台比武招亲,还要亲自恭贺他取胜,如果那一战我真的败了,现在会怎么样,韩儿就要嫁给一个糟老头,她这一生就这样被你毁了,天下有你这样狠心的父亲吗?!!!”我是越说越气愤,越说越痛快,胸中的气闷终于得以痛快的发泄。而国王的脸却越来越难堪,韩儿则垂下眼睑,眼圈微红,我知道,我正说中了她的委屈之处。“接着又是一个圣道士,后来又为了巴结天魔帝国想实现自己同其一统魔族大陆的野心,不惜手段,千方百计地要将韩儿嫁给她根本不爱的玄傲,只可惜你的如意算盘全打错了,被别人玩弄于鼓掌之中还不自知,实在可悲。”“你这话什么意思,谁被玩弄了啊?我,笑话。”国王显然是不信,自己乃堂堂一国之君,是何其的英明,怎会被别人玩弄呢,只有他玩弄别人才对。我淡淡笑了一下,“你派人到屋顶去看一下就知道了。”此话一出,玄月、玄傲均脸色大变。

  【基本面】

,,天津11选5投注

Powered by 福建快3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