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七章激战王宫(37/67)

admin
国王一听我说屋顶上有人,惊问:“什么?屋顶有人?”此话刚出口,只听屋顶上“哗啦啦”一声,接着是重物掉到地上的碎裂声:“砰”“啪”。国王大骇,“来人啊!保护------。”可惜他话还没说完,一把雪亮的剑已经架在了他的脖子上。“陛下!”王后惊呼出声。“救陛下!保护王后!”一声喊叫十几个黑衣卫队急速围住了玄月,王后被带到一个角落。“玄月,你——,你——,你们——。”国王颤抖着,冷汗之流。玄月望着哆嗦的国王冷笑。“呼”“呼”“嗖”“嗖”“啪啦”“啪啦”------。屋顶上的人掉豆子般跃下,竟有五十来人,将整个花园的出口堵住。“父王!”韩儿见国王被制,惊呼出声,“你们放了我父王,王子,你救救我父王啊!”韩儿摇晃着我的手,眼睛了充满了企求。我握了握她柔软的手,向她点点头。“快来人!保护陛下!”花园外、响起了嘈杂急促的脚步声,有很多人向这里赶来。“弓箭手准备!”“咯”“咯”“咯”一连串的弓弦拉动声后,一支支利箭从墙头露出头来,门口也有列整了队,拉紧了弦的箭手。“陛下!臣来救架!”声音雄厚而沉稳,很有大将的风采。一名大将带着近百人冲进了花园,守在出口的玄月的手下被迫后退,这名大将就是前几天比武时制止了骚乱的那名大将。“马龙将军,快救本王啊,本王在这里!”原来他叫马龙,名字倒是挺有气势的。马龙欲冲上前,被玄月喝止住。”都给我站住,谁要敢再上前一步,我就割下她的头。”黑衣卫队及其他救援的士兵均被喝住,不敢再上前。“玄月公——,公主,本王待你不薄,你为何——,要如此对待本王?我们可是结盟了的。”国王战战兢兢地道。“哼,”玄月冷笑,“你小小爱兰国也配跟我天魔帝国结盟,要不是畏惧你们的火龙,早已将这里踏平了,还用得着你在这里称王吗?跟你结盟只不过是一个计谋而已,想不到你这么草包,很轻易就相信了我们,还帮助我们对付怜心,你真是对我们不薄。”“你——,你——。”国王被玄月几句讥讽的话气得浑身发抖,其实他早就发抖了,只不过现抖发得更厉害罢了,几乎连话都说不出来。“玄月,你别高兴得太早,快放了我们陛下,否则你只有被抬着尸体走出爱兰城。”马龙忍不住大喝道。“哈哈哈”又是一阵尖锐刺耳的大笑,“是吗?我到要看看是谁被抬着尸体走出爱兰城。”说完玄月脸上的笑瞬间消失,“来人!发信号。”“是!”空中三道火焰升起,王宫外顿时火光冲天,杀声四起。国王的脸在火光的照耀下几乎变成了死灰色,要在白日,肯定会更难看。“一部分出去防守,另一部分人留在这,再派人向外求援,快!”马龙大声命令着,一部分士兵立即撤走奔向宫外。看马龙镇定有序地指挥走势图分析,心里不禁想着走势图分析,这个国王有此将领走势图分析,也算是他的一大幸。“马龙将军,你到宫外指挥去吧,这里交给我就行了。”我开口对马龙说道。我这一开口,不但马龙吃惊,玄月等更加吃惊。“怜心王子,但是——。”马龙有些迟疑。“你再不去的话,恐怕宫门就要被攻破了。”马龙一听这话扭头向外望了望,宫外火光更加猛烈,映红了半边天,杀声也越来越激烈,越来越响,越来越近。“报将军——,我们——,我们快支持不住了。”一个满脸血污的士兵这时冲进来报道。马龙不再犹豫,向我弯腰行了最隆重的一个大礼,“多谢王子相助,这里就拜托了。”说完一转声,把手一招,“黑衣卫队留下一部分人在此相助怜心王子,其余人跟我走!”马龙这一走,形势可就发生了变化,本来占据绝对优势的国王一边,现在是人数不足五十,变成了玄月占据优势。“你真要管这事?”玄月冷冷问我。我一笑,“这个问题你不觉得很多余吗?其实杀你也是我的事。”玄月愣了一下,眼睛起了很奇异的变化,似乎有些哀伤,不过那只是一瞬间,转而她忽地一笑,“我看你还是管你自己吧,你的部下现在恐怕已经不存在了。”“是吗?”我还是笑,不冷不热的笑,“恐怕会令你失望了。顺便我要提醒你一下,希望你能尽快占领王宫,否则我的禁卫队和一千人马可不是吃素的,你也领教过他们的本事。”“你派人来支援王宫?”一旁的玄傲惊问道。“恐怕已经在路上了。”我笑着答道。玄月倒不显得惊慌,很沉着,反倒冷笑道:“你不觉得你说的话很荒唐吗?围住你军营的几万军队可不是白痴,我已让这个国王命令他们今晚全力进攻你的军队,你还有人派到这来?笑话。”“可你应该知道那名将领是个草包。”笑,我依然在笑,似乎还带着些许嘲讽。“何况我们已经知道你和我弟弟天劫及小星合作的事。”我接着道。这下玄月脸上似乎沉不住了,脸色微变。“姐,我们该怎么办?”玄傲可没了刚才书生的那种斯文沉稳的气魄了,更像个胆小鬼。“慌什么?你立即率人冲杀出去,里外夹击,打开宫门,快去!”“哦------。”玄傲应了一声,“大家跟我走!”“拦住他们!”我一声喝,黑衣卫队立即扑上,跟他们斗在了一起,韩儿和碧雪也加入了战团。我和玄月都没有动,依旧冷冷地对视着。“你别忘了,国王在我手上?”玄月开口,语气很傲,以为可以用国王来威胁我让路。“你也别忘了,你的命在我手上。”我不在笑,脸上结起了寒冰。玄月怔了一下, 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网“你认为你一定可以杀死我?”“难道你认为我不能吗?除非你比那个圣道士或圣战士强。”沉默, 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结果夜风吹过脸颊, 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网站很冷。“想好了吗?”我举起了手中的剑。玄月并不是那种容易示弱的人, 西快乐十分开奖网址“你的剑刺到我可不比我的剑割下他的头快。”“是吗?或许是,或许不是。我们不妨试试。”“啊?不要,不要啊!”国王吓的嘴唇在打颤。玄月一听我这话又一笑,“你在拿国王的命在赌?”“你岂非也是在拿自己的命在赌,不过我要提醒你的是,这场赌局无论谁输谁赢,死的人都不会是我,国王或许死,或许不会死,但你无论输赢都必须得死,赌还是不赌你可要考虑好。”玄月又陷入了沉默中,突然他手中的剑一抖,喝道:“你真的不怕我杀了他吗?”国王随着剑一抖发出了一声惊叫,我的心“腾”地一下紧张起来,玄月这一招的目的无非是想吸引韩儿,、韩儿救父心切必过来干扰,那么这一战我是输定了。值得庆幸的是韩儿虽然因国王的惊叫回头看了一下这边,但他很快转过头去与敌酣斗,手上的心灵神箭丝毫没有放过任何一个发出的机会,好象这里的事与她无关。我望着玄月笑了,“你输了,对吗?”玄月叹了口气,“是的,我输了,如果我放了国王你是不是保证放过我。”“至少这次我可以保证我不会要你的命,下次就要看你的运气了!”玄月身体一颤,嘴唇似乎在发抖,“这么说从今天起,你是非杀我不可了。”“是的,因为仇恨不会让我有放过你的理由,这次你有国王的命在手,所以你可以逃过一劫。”沉默,风在呜咽,似在哭泣。“怜心,我------。”玄月的声音有些哽咽,她似乎也在哭泣。风依旧在吹,我的心已被冻得僵硬,变成了冰,不,应该是变成了铁,——铁石心肠,对玄月的表情丝毫不为所动。“你------,不念旧情了吗?其实我也知道对不起你,但是------.”她还在说。“我们彼此都变了,你效力你的国家,作为一个军人,你所做的一切都是无可厚非的,因而你没有必要说对不起,或许有一天我也会像你那样,这也是战争必须付出的代价。”玄月无语,沉默良久后,将架在国王脖子上的剑慢慢移开,突然,“哐当”一声,剑滑落,人心碎。剑一落地,国王没命似的跑开,边跑边喊:“保护本王啊,走势图分析保护本王!”立即有几个黑衣卫队从战斗中跳出来,护住了他。“都住手!”玄月把国王放开后,大喝一声,她的声音带着哭泣,泪水已飞散在夜空中。我闭上了眼,心沉向了寒冷的无底深渊。正在酣斗的双方一听喊‘住手’,便立即跳开,各站一边,互相对恃。地上留下了数十具尸体,多数是玄月的人,看来我倒小瞧了黑衣卫队的实力,以少战多竟能得到如此战绩,当然,如果没有韩儿心灵神箭的配合是绝不能做到这一点的。韩儿见国王被救,急冲过来,“父王!”“陛下!”一直躲在角落由两个黑仪卫队护着的王后也奔了过来。“韩儿、王后,本王没事,本王没事了!”国王的声音激动得有些发抖,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了出来,恐怕他这一生是锄次偿到死里逃生的滋味。韩儿和王后也很激动,三个人竟抱着哭可起来。“唉——。”我在心里叹息。突然,爱兰城北,火龙宫{专门供养火龙的地方),一声震撼大地的龙吼声响起,紧接着空中升起了一团炽烈的火焰,大而猛,烧红了整个城市的天空,照亮了爱兰城的各个角落,连身处王宫的我们都感到火光刺眼,一股灼热压抑过来,几乎让人无法呼吸,火龙果然厉害,难怪曾经父王老是败在它的手里。“火龙!火龙啊------!我们的火龙。”国王顿时已顾不得哭泣,跳将起来,惊慌地大叫。“公主、王子,火龙已被我们盗出来了。”玄月的一名手下兴奋地叫道。玄月脸色大喜,大声命令道:“我们走!”说完率先跃上屋顶,其他人也跟着纷纷跃上,而玄傲却迟迟不动,眼睛还在盯着韩儿,里面透露出无尽的迷恋。“玄傲你干什么?还不快走!”玄月又从屋顶跃下,将玄傲一带,两人同时跃上屋顶。“姐,我——。”玄傲似乎还不情愿走。“现在不是你谈儿女私情的时候,真没出息!”玄月气得大为恼火。黑衣卫队站在那里没有得到命令,不知去追还是不追,我答应放过她,自然是不能去追的。“火龙,快去把火龙抢回来。”国王疯狂地大叫着,命令着黑衣卫队。“是陛下。”黑衣卫队应声而去,就只剩下了十来个人。国王叫喊着自己也摇摇晃晃地跟着要去,好象他要自己去抢回火龙,可是到了门口,想起了什么似的又转了回来。“怜心王子,请你帮我把火龙抢回来,火龙可不能丢,丢了我就完了,爱兰帝国也就完了,你听着,只要你把火龙抢回来,我就把韩儿许配给你,啊!”我淡淡笑了一下,“陛下,韩儿不是物品,而是一个人,明白吗?”国王愣了一下,“好,好,对------,韩儿不是交易的物品,韩儿是我的女耳儿,韩儿,韩儿!快帮父王求求王子,抢回火龙,火龙是不能丢的,它可是我们的保护神啊!韩儿----。”国王简直急成了疯子,满头大汗。“王子。”又是韩儿企求的眼神。“韩儿,我可以去抢,但是我不懂得控制火龙,所以也不知道能不能抢回来,但我会尽力而为的。”说完我就要追上去。“等等,王子,我跟你去。”韩儿叫住了我。“我也要去!”碧雪也要来凑热闹。“你懂得控制火龙?”我问韩儿。韩儿摇摇头,“但我至少比你熟悉火龙及这里的地形,或许我可以帮上忙。”“恩。”我点点头,同意她去,转而对碧雪道:“碧雪,你待在这儿保护国王、王后,我很快救回来,这个时候你一定要听话。”碧雪犹豫了一下虽然不大情愿但还是点了点头。我和韩儿正要离开,突然“轰”的一声响,是宫门被攻破的声音,喊杀声骤然加剧,杀进了宫里。“报陛------,陛下。”一个血淋淋的士兵,喘着粗气冲进花园,跪在地上,“陛下,大——大事不好了,马龙将军战死,宫门被攻破,他们杀进来了!”说完士兵倒下,口吐鲜血,眼珠翻白,再也没有起来。“啊------,这------,这怎么办啊,完了,完了,天灭我也,天要亡我啊!”国王跺足捶胸,哭喊不已。“陛下!------。”王后想安慰却又不知这个时候该怎么安慰。“黑衣卫队保护国王、王后到后宫。”我厉声命令道。“是!”还剩下的十几个黑衣卫队立即将国王、王后护在当心,向后宫退去。“慢着,慢着!”国王又在大叫,冲过来拉住我的手,“怜心王子,我------,需要你的保护,你不能走。”下我可难办了,“陛下,你不是要我去抢火龙吗?再迟可就来不及了。”“可你一去本王就没命了,要火龙有什么用。”我一愣,这国王还知道说这话啊,说到底就是自己的命更重要。“王子,还是先保护我父王吧。”韩儿在旁轻声道。我只好点点头,她说的我不点头也得点头。这时候,喊杀声更近了。“杀!杀呀,杀死国王赏金千两,活住两千!”玄月的部下嚎叫着冲了进来。“保护国王先走!”说完我长剑一挥,一道艳红的火焰飞射出去,“轰”的一声巨响,火焰竟在人群中爆炸,十数个人飞上了天空,落下时只剩下了残肢断臂,这么厉害,连我自己都吃了一惊,只不过是个普通魔法而已,想不到得了达达耳的部分能量后实力会增强这么大。冲进来的人一时大骇,停住了脚步,一抬头,见是我,叫道:“是怜心-----,将圣战士打成肉沫的人,他-----。”说着就有人转头就跑。一个人跑带动第二个跑,就这样其他人也跟着跑光了。“我有这么可怕吗?”我不禁感到有些好笑,转身朝后宫奔去,同时心里在纳闷,一虎这个时候应该到了,再不来的话,玄月的人可要真攻下了王宫,到时候成百声千的人,我怎么对付得了。正想间,猛地空中响起了一个粗大雄浑的声音,“杀啊,弟兄们,杀死这些天魔狗,为亚桑城死去的父老兄弟报仇,杀啊------.”这不是一虎的声音还会是谁的,我大喜,急忙奔进后宫。“连心哥哥,一虎大哥真的来了!”碧雪迎上来,欣喜地叫道。“啊------,太好了,王宫有救了!”国王兴奋得几乎是手舞足蹈。“陛下!”王后也高兴地流下了兴奋的泪。我朝碧雪点了点头,道:“你留在这儿等一虎大哥,并保护好国王、王后。”说着我又转向了韩儿,“韩儿,我们去抢火龙。”“啊,对对,一定要把火龙抢回来,这是我的命令。”我瞅了国王一眼,我管你什么狗屁命令,不看在韩儿的面子上我才懒得理你。“呃------。”国王似乎看出了我的异样,急忙转口,“怜心王子,只要你帮本王夺回火龙,本王什么都可答应你,甚至可以让你的军队继续留在爱兰城。”“你还是尽快找出会控制火龙的人来接应我们吧,其他的以后再说,否则我可没办法帮你夺回火龙。”我淡淡地说道。“好!本王这就派人去找。”“这样就好。”说完我奔出后宫,飞身跃上屋顶,向宫外奔去,韩儿紧跟在身后。

,,四川快乐12

Powered by 福建快3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